点击关闭

总书记关心的这座湖,究竟经历了什么?

  • 时间:

武汉医生的朋友圈

工作人員在清除滇池水域的藍藻和污染物(2008年7月攝)。記者 秦晴 攝

位於滇池西南角的南滇池國家濕地公園,是滇池面積最大的濕地,總面積1220公頃,共分佈有植物226種,脊椎動物168種,其中魚類21種、兩棲爬行類20種、鳥類127種,是滇池湖濱野生動植物品種和數量最為豐富的區域之一。

「九五」時期開始,滇池被列為全國重點治理湖泊,治理投入不斷增加。據地方媒體報道,1996年到2015年,滇池治理共計完成投資510億元左右。

整塊濕地庫塘容積約40萬立方米,每日進入濕地的水量約15萬方,在濕地內凈化時間約為6天。

高原湖泊原本就生態脆弱,圍湖墾殖破壞了自我修復的「重要器官」湖濱濕地,滇池的「免疫系統」漸趨崩潰。

撈魚河濕地公園,佔地700畝,是環滇池濕地中最具代表性的環境保護型自然生態濕地公園。3萬余株中山杉耐濕、耐水,生長在撈魚河水面上,形成了壯觀的水上森林。

15年後的2035年,中國的生態環境質量將實現根本好轉,美麗中國目標基本實現;而到本世紀中葉,美麗中國建成,人與自然和諧共生。

幾十年間人進湖退、湖退人進,來路曲折,人們開始懂得尊重自然、順應自然、保護自然。

位於草海與外海交匯處的龍門濕地公園,改造前後衛星圖對比。

滇池治理,是十八大以來「美麗中國」建設的縮影。從2008年到2018年,23個包括滇池在內的重點湖(庫)環境問題得到極大改善:劣Ⅴ類數量大大減少,Ⅰ、Ⅱ、Ⅲ類佔比超過半數。

從人進湖退、圍湖造田,到退耕還湖、退耕還林,滇池治理反映了中國人認知自然、了解自然的過程。

滇池環湖生態修復與建設的關鍵舉措是「四退三還一護」,即通過退塘、退田、退人、退房,實現還湖、還林、還濕地、護水的生態建設,其實施範圍原則上為滇池保護界樁外延100米以內區域(如遇環湖公路在界樁外延100米範圍內的,以環湖公路為界限)的環湖生態修複核心區,約33.3平方公里。

龍門村是滇池東西交通的渡口之一,村民世代居住於此,既受滇池滋養,也目睹過挖山填湖的景象。如今他們已經搬入移民新村,只留下探入滇池的新碼頭,靜待渡船到來。

生態環境損害容易治理恢復難,滇池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。

在全球範圍內,農村面源污染都是水質惡化的主要原因,由農業廢水和生活污水帶來的磷氮超標,導致水體富營養化。

時間再前推到2008年,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中央書記處書記、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,也曾到滇池治污工程考察生態文明建設情況。

總書記關心的這座湖,究竟經歷了什麼?

滇池治理艱難爬坡。人口還在增長,經濟仍需發展,而滇池的水質終於在慢慢改善。

人類圍滇池而居的歷史,約等於人進湖退的過程??脊啪€索和歷史資料證明,先民最早居住在滇池東南的晉寧,隨着湖面不斷下降而北移。專家估計,到隋唐時期滇池湖面仍然超過500平方公里。彼時滇池北端仍是大片沼澤,可能就是後來「草?!沟挠蓙?。到了明代,湖面收縮至400平方公里以下。

總書記關心的這座高原湖泊,究竟經歷了什麼?

每年5月是滇池水華開始爆發的時間。通過衛星多光譜數據可見,2013年5月、2017年5月、2019年5月,污染最嚴重的滇池北側湖面,疑似為水華區域的紅、橙、黃色區域明顯縮減。

但是滇池的大部分水質仍屬劣V類。這主要是因為滇池的污染存量巨大,入湖的總氮、總磷等關鍵指標仍然超過水環境承載能力。

利用衛星圖片製作的滇池北部填湖示意圖,白線內的土地都是上世紀60年代后填湖所得。但它們並不適合耕種,下陷嚴重。雲南地方媒體曾報道說,填湖土地利用率只有四成,在1971至1982的12年間,這部分土地累計產糧407萬公斤,不及圍湖造田時消耗糧食的四分之一。

人們大規模向滇池「進軍」,起自1969年。據《滇池水利志》記載,為了「向滇池要糧」,1969年到1978年間圍湖造田約34950畝,滇池面積縮小23.3平方公里。

滇池水質改善背後,是滇池流域環湖截污和外流域調水等六大工程,是全面深化河長制、探索建立生態補償機制、實施「一河一策」水質提升方案等一系列行動。自2017年起,滇池探索建立並全面推行滇池流域河道生態補償,「誰達標、誰受益;誰超標、誰補償」。

滇池西岸「四退三還一護」區域,曾經的建築、種植設施都已成為林地。專家說,滇池治理的巨大投入,是在為歷史還債。

隨着昆明市人口的增長,滇池水質一路下行。

2020年,正是滇池保護治理「三年攻堅戰」最後一年。即使從遙遠的太空,也可以看到這座330平方公里高原湖泊的巨變。

5年前那次雲南考察,習近平也特別提到了滇池治污。

日污水處理規模為6萬立方的昆明市第十一水質凈化廠,採用全地下式設計建設,地面按規劃建成片區中心綠化公園。它將從上游減輕經海河進入滇池的污染負荷。

湖進人退,難免慨嘆滄桑。此次習近平總書記到訪的星海半島濱湖生態濕地,位於盤龍江注入滇池的入湖口,規劃面積上千畝,4年前開工建設。在環繞滇池的諸多濕地公園中,這個公園不大但卻精緻,蘆葦、菖蒲叢生,棧道蜿蜒,水波清透。這裏曾有3個湖邊村莊。從2008年和2019年的衛星圖對比可見,緊貼湖水的大棚和農田已變為公園綠地。

自1991年昆明第一水質凈化廠建成並投入運營,近30年間,滇池流域內水質凈化廠已建成27座,從各個方向遏制污染排放,日處理規模為216萬立方米。

雲南詩人于堅寫道:「世界竟然如此荒誕,我們活着,滇池死去!」

2009年、2019年,滇池東南部區域衛星對比圖。銀灰色的蔬菜大棚、連片的魚塘被拆除,取而代之的是古滇濕地公園寧靜的湖面。湖進人退,滇池擺脫水污染「絕症晚期」,恢復生機。

滇池治理是一個漫長而艱苦的過程。經過多年來持續攻堅,水質終有逆轉。

滇池在歷經300多萬年之後進入衰老期,水面縮小的同時,水深也從誕生期的近100米降低到如今的大約5米。

衛星新聞實驗室瞭望周刊社雲南分社新媒體中心聯合出品見證

這塊6.2萬平方米的綠色,之前是有214戶、517人的龍門村。龍門濕地建設共投入1.2億元,是昆明最早建成的濕地公園。

2020年1月20日,昆明,滇池,習近平總書記察看保護治理情況。他強調,我們不能吃子孫飯,要造福人類。

位於滇池東岸的呈貢區沿湖地區,在拆除了大量農業設施后建成撈魚河等濕地公園。

滇池冬日,生機勃勃,春天可期。

通過退耕還湖、退耕還林,滇池邊建起27個大大小小的濕地公園,它們成為滇池之「肺」,對水質恢復起到了關鍵作用。

滇池周邊一度分佈着60多萬畝田地、10多萬頭牲畜,農村面源污染曾占滇池污染總負荷的40%。據媒體報道,十余年前,滇池流域是中國化肥使用最多的地區之一,年使用量3.9萬噸,平均每公頃達981公斤,比全國平均水平超出723公斤。

到80年代,隨着磷化工、冶鍊、印染等企業的大量出現,以造紙、電鍍為主的鄉鎮企業迅速發展。同時,城市人口急劇增加,旱廁變水沖廁、衣物手洗變機洗,用水量迅速增加,水資源過度開發,擠佔了滇池生態用水。另一方面農田從施農家肥改施化肥,大量污染物進入滇池,超過了環境的承受能力,草海、外海水質分別下降為Ⅴ類、Ⅳ類。

上世紀90年代,滇池水體黑臭,水葫蘆瘋長,藍藻水華如綠油漆,成為中國污染最嚴重的湖泊之一。

昆明市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系列新聞發佈會上,昆明市滇池管理局負責人這樣回顧滇池環境惡化的過程:上世紀50年代以前滇池水質還多為Ⅰ-Ⅱ類,此後隨着北部森林遭大量砍伐,以及圍湖造田,縮減了滇池水域和湖濱濕地,滇池水質下降為Ⅲ類。

從衛星俯瞰滇池東岸,來自西伯利亞的紅嘴鷗像在碧綠湖面撒下片片飛花。

但這座「在溫和的氣候中成長起來的溫和的湖泊」依然是昆明的母親湖,「四圍香稻,萬頃晴沙,九夏芙蓉,三春楊柳」,碧波浪影,風物水產,滋養着城與人。

2018年、2019年,滇池全湖水質總體保持IV類,2020年滇池水質穩定達到Ⅳ類的治理目標有望實現,水體富營養化困境也在緩解。

1974年、1999年環滇池區域衛星對比圖,多光譜分析可見,淺色的城區明顯向滇池延伸。

從1998年到2013年,整個滇池流域的城鎮人口從117萬人增加到375萬人,GDP從12.95億元增長到2322億元,城鎮建成區面積也增加了229平方公里,增長1.6倍。

經濟快速發展帶來城鎮擴張、建築猛增,從工業、農業、商業到住宅,環滇池區域的建設不僅對湖水索取增加,排放也不斷增長,大大超過了滇池的容納能力。

將2017年與2018年滇池(不含草海)疑似水華情況進行對比,大部分水域已不再出現明顯的水華情況。

在社會經濟快速發展的背景下,治理跟不上污染,滇池因一次又一次水華大爆發進入公眾視野。

2010年至2018年間,昆明市人口增長35.36萬人,滇池水質從劣V類回歸Ⅳ類。

生態文明建設關係中華民族永續發展,正處於壓力疊加、負重前行的關鍵期,也正是有條件有能力解決生態環境突出問題的窗口期。

在富營養監測中,隨着滇池水環境的改善,重度富營養情況消失,中度富營養情況也明顯減少。

高原隆起,斷層陷落,古滇池現身。

本文衛星圖來自高分、Sentinel、Landsat、WorldView和GeoEye

今日关键词:囧妈撤出春节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快乐8 斗牛棋牌| 天天棋牌| 广西快3| 建筑安装| 波克棋牌|